您的位置 : 爵士vs森林狼 > 資訊 > 言情小說 > 一舞傾城亦傾國舞輕塵蕭楚御

爵士vs火箭:一舞傾城亦傾國舞輕塵蕭楚御

爵士vs森林狼 www.qzrla.club 時間:2019-06-10 14:38:47來源:爵士vs森林狼

《一舞傾城亦傾國》這本古代言情小說的主角是舞輕塵、蕭楚御,由輕葉小說網為大家帶來,本書的作者是“雪夜舞蝶”,作者用生動細致的手法形象的描寫出書中的每一個角色,令讀者過目難忘,喜歡此文的朋友們趕緊來了解下吧。

>>>>《一舞傾城亦傾國》在線閱讀<<<<

一舞傾城亦傾國小說

“皇后?”

趙青荷冷笑,居高臨下看著舞輕塵。

“表妹怕是還沒從美夢中醒來吧?今兒一早,皇上第一道旨意就是送你去冷宮。至于皇后之位,今日雖還在你身上,但明日,可就說不清楚了!”

她一邊說,一邊從袖兜里拿出個物件,如擺弄小玩意兒般擺弄著:“這東西,你還沒摸過吧?”

舞輕塵頓時瞪大眼睛……

那是鳳印!

蕭楚御奪帝之前,這東西在舞輕塵姑姑手上,也就是先皇皇后,如今……照理說應是她當朝皇后舞輕塵之物!

“怎么會在你那里?!”心中隱隱有答案,卻依舊不敢相信,

“皇后都去冷宮了,這東西,呵,皇上當然要找個貼心人管著……”趙青荷摩挲著鳳印印身,指尖一寸寸滑過,“統轄六宮,可是個不輕的活兒!”

目光劃過舞輕塵裸露在空氣中的脖頸,紫青的顏色再次將趙青荷刺得瞳眸一縮,她毫不猶豫伸手,在舞輕塵脖上青紫地方狠狠一掐。

舞輕塵“嘶”的一聲,裹著被子翻身坐起,一巴掌朝趙青荷扇去。

“啪!”

清脆的聲音,巴掌沒落在趙青荷臉上,舞輕塵臉上卻是一痛,人扇趴在床上。

“楚御!”

舞輕塵猛的轉頭,顧不得擦拭唇角泌出的血,不可思議的看著剛旋風般沖來,扇了她一巴掌,這會兒把趙青荷擁在懷里的蕭楚御。

“你怎么樣?”蕭楚御呵護著趙青荷,如呵護著世界上最珍貴的寶。

“皇上,皇后娘娘又欺負臣妾……”趙青荷聲音里全是哭腔,她雙臂纏在蕭楚御腰上,臉頰如小貓般在蕭楚御懷里蹭,只一雙眼睛挑釁的看著舞輕塵。

“楚御,她撒謊!”舞輕塵憤怒,她一手指著趙青荷,指控道,“我剛才根本沒打到她!”

“那是因為朕來了?!畢舫羯艿?,目光看過舞輕塵滿是吻痕的手臂,厭惡的別過頭,“來人,還不把皇后送進冷宮?!?

同樣的話,從蕭楚御口中聽到,舞輕塵忽的覺得,支撐身體的所有力氣,在一絲一絲抽走。

她整個人頹了下來。

愛他那么久,那么久……如今,夢,該醒了……

“我舞家呢?”舞輕塵聽見自己的聲音,如斷了弦的線,游絲般晃在空中。

蕭楚御沒說話,卻聽趙青荷一聲冷哼。

“哼!外戚專權,你以為會如何?舞家滿門152口,除了你,全部抄斬……”笑意一點點泌出,趙青荷從輕笑到大笑,“哈哈哈,就在昨夜,你做著你皇后夢的時候!舞輕塵,你爹娘若泉下有知,肯定恨不得扇你一耳光……”

“滿門抄斬……呵……”

舞輕塵也笑,笑得眼淚都出來了,趙青荷還在說什么,她一點興趣也沒有,她看著蕭楚御:“這就是你報答我的?我跪了七天七夜,求我爹助你,你登基后第一件事,就是殺我滿門!”

“蕭楚御,你他媽不是人!”舞輕塵再顧不得身上有沒有衣裳,從被子里沖出來就朝蕭楚御撲去。

她要殺了他!

她從來沒有一刻,如此刻般想殺人!

宮人一片驚呼,一個個低頭跪下,誰敢看皇后娘娘赤身果體,哪怕即將打入冷宮。

蕭楚御和趙青荷同樣措手不及,趙青荷只來得及大吼一聲:“舞輕塵,你還要不要臉?!”

蕭楚御已出手,手刀砍在舞輕塵后頸。

舞輕塵軟綿綿倒下。

蕭楚御有一瞬恍惚,人已行至榻前,將被子提起來,丟在舞輕塵身上。

“帶走?!?

再次醒來,周圍一片黑寂。

舞輕塵聽見夜鴉在屋外枝頭嗚嗚的叫,墻角有老鼠窸窣的聲音,霉味彌漫在鼻尖。

是了……這里是冷宮。

月色隔絕在油紙窗之外。

她移了移身體,碾壓般的疼痛還在,身上粘稠感很重,之前未清洗的液體粘在身上很不舒服。

“有人嗎?”

嗓子依舊干涸得厲害,有些許血腥的味道。

舞輕塵掙扎著起床,拿木盆走到井邊。

打水。

冰涼的液體順著喉間淌下,她把木盆清洗干凈,端著一整盆水走進房間。她需要清洗身體,那些純侮辱性質的液體,她要一分一毫全部洗干凈!

仲秋的夜,冷冽的井水澆在身上,一瞬沾上體溫后,很快變得與她的心一樣沒有溫度。

男人站在墻角,聽著屋內女子偶爾吃痛的低呼,聽著她凍得牙齒打架的聲音,他的手緊了緊,薄唇抿得像一把刃。

良久,眸中閃過一絲諷刺,轉身離開。

這個夜,舞輕塵再無半點睡意。

她盤腿坐在床上,回憶從前的點點滴滴,也試圖調息內力。

沒錯,舞輕塵原本是有內力的,只是——

帝王酣睡,豈容身側人武功高絕?

大周國,將軍家女兒做后妃的不知凡幾,每一位進宮之前,都會廢黜內力。

那日,按照祖制,嬤嬤送上“散功散”,蕭楚御大發雷霆,說舞輕塵是他的妻子,是他這輩子最信任的人,也是他這輩子唯一的女人。

他說,她不用散功!

他說,他要她要留著內力,留著武功,若有一天,他辜負了舞輕塵,就由舞輕塵一掌劈下。

嬤嬤各種為難,周圍侍從齊齊跪下,說于理不合。

舞輕塵一顆心都在蕭楚御身上,哪里會想到婚后會發生這么一出,笑著便喝下“散功散”。

然后,現實狠狠打了她一巴掌!

以血的代價,滿門152口,從老人到稚子!

“噗!”

一口血從口中噴出,好不容易找到的一絲內力根本不受控制,在胸腹亂躥,舞輕塵抹一口血,再來!

少頃,“噗”的再一聲。

無數次嘗試,無數次失敗……

到天亮的時候,舞輕塵胸前衣襟已濕紅了大塊,心肺俱傷,身體早到了撐的極限。她一手撐在床板上,一手捂在嘴上。

冰涼的空氣從鼻腔進入,再到肺部時,肺部刺的一陣陣痛,唯有捂著嘴,呼尚有余溫的空氣,肺部才會好受一點。

“吱嘎”一聲,冷宮門開了,是趙青荷的聲音:“還住得慣嗎?我的好妹妹!”

她跨步而入,一手拿絲帕掩住口鼻,一手在面前扇來扇去,雙眼打量四周環境。

很好,地上灰塵至少有銅錢厚,鞋子踩上去,灰塵“噗”的揚起;很好,墻角屋梁蜘蛛網數不勝數,說不定就有一兩只毒蜘蛛。

“托表姐福,本宮還沒死?!蔽棖岢就ρ?,清淡笑著,上揚的唇角如小小的凌霄花。

趙青荷臉色一變,不過在看清舞輕塵的樣子后,笑意更濃:“喲,心頭血都吐出來了!離死也不遠了!”

舞清塵冷冷道:“本宮提醒你,本宮雖在冷宮,但畢竟還是皇后,是皇上明媒正娶的皇后!你跟本宮說話時,最好客氣點!得稱一聲‘娘娘’,并自稱‘臣妾’。趙青荷,你也不想后世史書說你不懂尊卑吧?!”

“尊卑?娘娘?你在說笑話嗎?沒聽過拔毛鳳凰不如雞嗎?在這所皇宮里面,誰得寵,誰就是鳳凰!”趙青荷快行兩步,雙手撐在床沿,目光與舞輕塵對視,眸光中全是奚落,“舞輕塵,你現在就是一只沒了毛的雞!來人,把本宮準備的東西拿上來!”

一舞傾城亦傾國

一舞傾城亦傾國

作者:雪夜舞蝶類型:言情小說狀態:完結

有人說,七年是一個輪回。   舞輕塵用七年時光,自以為修成正果,終于嫁給心愛男人,卻不料,新婚夜,他將她狠狠踏入塵埃。   七年后,她攜滔天恨意歸來,一步一個血印,他的萬里江山,他的如花美眷,她要一樣樣給他揉碎了!"

小說詳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