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爵士vs森林狼 > 資訊 > 言情小說 > 一舞傾城亦傾國

新浪正在视频直播爵士vs湖人:一舞傾城亦傾國

爵士vs森林狼 www.qzrla.club 時間:2019-06-10 14:35:48來源:爵士vs森林狼

一舞傾城亦傾國舞輕塵蕭楚御小說by雪夜舞蝶免費在線閱讀由輕葉小說網為大家帶來,本書的作者是“雪夜舞蝶”,主角是舞輕塵、蕭楚御,簡約單純的愛情故事讓人流連忘返,作者的這個故事引起許多讀者的共鳴,心動的你趕緊看起來吧。

>>>>《一舞傾城亦傾國》在線閱讀<<<<

一舞傾城亦傾國小說

帝王帝后的大婚之日,滿目是紅彤彤的紅,耳中的鑼鼓從早上到晚上就沒停過。

舞輕塵坐在龍鳳大床上,她的脖子被鳳冠壓得有些僵硬,背脊直了一天,到此刻也很僵硬。

想動,可——

帝后的威儀讓她不能動。

今日后,她便是大周國的皇后,她不能讓周圍這些宮女看笑話,皇后在新婚當日,在洞房等待皇上的時候扭來扭去。

指尖在紅彤彤的鋪上打圈,心里是壓抑過的小雀躍,比起成為大周國的皇后,她更開心的是,嫁給深愛的男人。

她愛他,從懵懂心動至今,已有七年。

有人說,七年是一個輪回,她用了七年時間,終于修成正果。

她的唇角是幸福的笑,對她而言,世上千千萬,不及那人對她淡淡一笑。

門外的腳步聲紛沓而來。

舞輕塵撫在鋪上的手陡然一緊,下意識壓在胸口。

那個位置,心跳太快,“噗通噗通”,小鹿一般,想奔向腳步聲來的方向。

門開——

一聲輕笑自門口傳來,是他的聲音。

舞輕塵看不見,紅蓋頭遮住了她的眼,但她能想象——

英俊不凡的臉,與她穿一樣的大紅袍子,龍鳳呈祥,他的笑是世界上最美的景。

“你們都出去……”

極富磁力的聲音,周圍一切嘈雜音淪為背景。

“皇上,這于理不合,按照祖制……”嬤嬤聲音很急,嘰里呱啦說個不停。

“出去!”他的聲音大了幾分,不怒自威。

蓋頭下,舞輕塵唇角抿起。

他這是迫不及待想擁她入懷嗎?

她愛的那個人,從來把規矩制度視為糞土,他曾說“規矩乃人定下,為何不能改?!”

她愛他,愛他的微笑,也愛他的張狂和不羈。

紛雜的腳步聲退去,周圍安靜下來,舞輕塵靜悄悄的等著,心跳的聲音更響。她等他揭她的紅蓋頭,等他邀她喝合巹酒……

少女的期待如一朵粉嫩嫩的小花。

然,她等到的是——

她愛的男人大力把她推倒,混合龍涎香的酒氣鋪天蓋地,霞帔撕裂的聲音不絕于耳,一塊又一塊的皮膚感受到空氣微涼后,便是毫不憐惜的啃噬……

不!不是他!

舞輕塵猛的朝后縮起,一把扯下紅蓋頭。

眼前的男人……

斜飛入鬢的眉,深不見底的瞳,挺直的鼻子,薄刃般的唇,依舊熟悉的面容。

只紅彤彤的喜袍把他的雙眸映得如有簇簇火光。

像狼!

嗜血而兇狠。

“蕭楚御!你這在做什么?!”

“洞房花燭夜,當然是洞房了?!?

薄唇微微上揚,他看著她,如看著股掌中的小獸,眼神微涼。

“你喝醉了!”

“喝醉……”

小聲呢喃后是一聲冷笑。

蕭楚御一把抓住舞輕塵半裸的腿,把她往他的方向猛的一拉,幾可稱為殘暴的,將舞輕塵七零八落的褲子扯下。

舞輕塵掙扎著后退,躲避,眸中有淚,全是不可置信。

蕭楚御覺得那道眸光刺眼極了,順手拉過紅蓋頭,將舞輕塵臉蛋蓋住,毫無憐香惜玉的要了她......

疼痛驟然襲來。

舞輕塵做夢也沒想到會這么痛,這么痛……

她下意識想叫,大掌已隔著紅蓋頭按在她張大的嘴上,聲音堵在喉嚨上,她如瀕臨絕境的魚,眼淚將紅蓋頭氳濕一片。

羞恥的姿勢,每動一下都像凌遲。

她覺得自己像一只扒光了的青蛙,雙腿壓得蜷起,雙手禁錮在頭頂,她從來沒有一刻如現在般,深刻認識到什么叫人為刀俎我為魚肉!

“為什么?!”

破碎的聲音,帶著壓抑過的嗚咽。

“我舞家20萬精兵供你驅使,助你奪帝,你為何如此待我?!”

“蕭楚御,我那樣愛你,你從來沒愛過我嗎?!”

“還有你對我承諾,都被狗吃了嗎?!”……

男人沉默,唇角勾起一抹諷刺的弧度,回答她的只有重重的力度和粗重的喘息。

舞輕塵在男人身下,如巨浪中的小舟。

鳳冠扯著頭發很痛,牙齒啃著皮肉很痛,身體在一次次,從疼痛到麻木,再然后是無止境的荒蕪……

整整一夜,男人換了無數種姿勢,舞輕塵痛得好幾次暈過去,再醒來時,依然是狠狠的動作。

男人的喘息在夜色中分外清晰。

最后一次,在舞輕塵再次痛昏之前,聽見男人在她耳邊,聲音中有莫大的諷刺:“小郡主,舞家已經沒了……”

舞家……已經沒了……

醒來時,天已大亮。

舞輕塵渾身都痛,不用看也知道自己除了一張臉,渾身上下無一處完好。

昨夜的一切像一場噩夢。

她陡然睜開眼睛,從床上坐起,慌亂道:

“來人,來人!舞家怎么樣了?!”

干涸的嗓子,每說一個字都痛。

“皇后娘娘這個時候想起舞家了?”

房門推開,另一個熟悉的人走進來,女子身著華服,周圍簇擁著大批宮人。

趙青荷。

“表姐?你怎么進宮了?”舞輕塵心有疑惑,不過,另一件事更重要,她的表情焦急,“舞家呢?舞家怎么樣了?昨天晚上,我好像聽見楚御說,舞家沒了?”

“呵?!幣簧湫?,“相比舞家沒了,皇后娘娘不是更應該關心自己的處境嗎?”

趙青荷走到龍鳳榻前,一把掀開蓋在舞輕塵身上的被子。

白皙的皮膚上,青紫一片連著一片,分外猙獰。床褥被單上,血跡和不明混合物混在一起,更顯靡亂。

然,比淤青更猙獰的是趙青荷的臉色。

“難怪皇后娘娘有恃無恐,原來是被狠狠愛過!”

“趙青荷,你在做什么?!”舞輕塵一把把被子蓋身上,聲音很厲。

昨夜那般,那好歹是她的男人,且只有一個人,而今日,當著這么多人,趙青荷竟然敢掀她被子!

“不就看看啰!”趙青荷笑,伏身在舞輕塵耳邊,小聲,“昨夜,皇上把你干得很爽吧?他的體力一向很好……”

一向……

舞輕塵敏銳的抓住關鍵詞,不可置信盯著趙青荷:“你,這是什么意思?!”

趙青荷再笑,背脊直起,一個白眼甩給舞輕塵,毫不掩飾的輕蔑:“不過,也就一次!來人,送皇后娘娘去冷宮!”

冷宮?

舞輕塵完全不知發生了什么事,只見眾宮人齊齊朝趙青荷行禮:“是,貴妃娘娘?!?

宮人們上前,七手八腳用被褥裹舞輕塵,舞輕塵身上片縷不著,根本沒辦法跳下床反擊,只能大叫:

“住手!本宮是大周國的皇后,你們誰敢動我?!”

一舞傾城亦傾國

一舞傾城亦傾國

作者:雪夜舞蝶類型:言情小說狀態:完結

有人說,七年是一個輪回。   舞輕塵用七年時光,自以為修成正果,終于嫁給心愛男人,卻不料,新婚夜,他將她狠狠踏入塵埃。   七年后,她攜滔天恨意歸來,一步一個血印,他的萬里江山,他的如花美眷,她要一樣樣給他揉碎了!"

小說詳情